1.1天罗地网

小说:刘备的日常 作者:熏香如风 我要报错
  罢筵后,许攸独返精舍,一时心乱如麻。

  襄楷究竟知晓多少隐情,尚不得而知。然王芬之所以暗中行事,起因便是受了襄楷蛊惑。而后,当王芬暗中联络旧时同党、好友、乃至四方豪杰时,许攸与曹操,遂暗中商定,行顺水行舟,借尸还魂之计。将王芬“困龙劫”之谋,改弦更张。假“合肥侯”之名,暗中行事。一切皆为蓟王三兴汉室铺路。

  换言之,王芬与襄楷并不知晓,许攸与曹操所设“计中计,谋中谋”。更不知,假合肥相胡毋班之手,往来书信中“合肥侯”,实乃指代蓟王刘备。并非合肥侯本尊。

  虑及此处。许攸这才稍得喘息之机。换言之,自己的细作身份,并未暴露。襄楷因何与袁绍勾结,又为何甘愿授人以柄,签押无字白绢,卖身何进。何进又因何痛快纳之。种种谜团,若能窥破。必是奇功一件。他日若得从龙之功,富贵荣华,享之不尽。荫及子子孙孙,与汉同休。

  所谓“富贵险中求”。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”。许攸这便咬牙定计,暂毋远遁,且观后效。

  稳住心神,压下惊惧。变回神色自若,举止如常之大将军长史。侧耳倾听,一切如故。许攸遂卧床酣睡,一觉到天明。果然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”。

  十里函园,二崤城,中堡,瑶光殿。

  细读右相耿雍六百里传书。右丞贾诩,眉头紧锁。既然“扶风宋公子”亦参与其中。因何右国令临终却言,襄楷所谋并非其授意。不过是顺水推舟,借力而为。

  难不成,有两位“扶风宋公子”。

  怎么可能。

  诸多前后相悖,百思不解。饶是智多如贾诩,一时亦难窥破其中迷局。

  然,事实胜于雄辩。无论是,假意投诚,借郭太首级,行刺先帝的黑山贼张燕;还是甘心奉上首级,助张燕行刺的白波贼酋郭太。事实证明,“困龙劫”,黄巾余孽必参与其中。公审时,右国令亦亲口承认。言之凿凿,如何抵赖。

  “其中关窍,究竟藏于何处。”贾诩喃喃低语。

  本以为先帝之死,皆出黄巾余孽之阴谋。如今看来,还有第三方势力,暗中谋划。亦有修仙门派,裹挟其中。目的不言自明:皇权与神权。

  世俗的权利,固然重要。然对本土教派而言。外来异教,才是心腹大害。“两害相较取其轻”。于是,以西王母为首的女仙门,及以天师道为首的众仙门,暗中结盟。欲一统华夏仙门,与西佛一战。

  至于世俗,则交由太平道张角三兄弟。即便黄巾覆灭。又有白波、黑山、五斗米,群盗蜂起。然,终归功亏一篑。眼看大势已去,于是纷纷转投刘备,扶立明主。曲线救道。

  仙门之事,则以清领道于吉,污衣派左慈二人为首,并西王母派,御敌于国门之外。

  华夏大势,大略如此。

  还是那句话。若非活在当下,如何能知,未及悉数青史留名的华夏仙门,竟有此谋划。

  与清领道相比。污衣门派,支系众多。有“泥足”及“不借”等,林林总总,不一而足。泥足派,赤脚短打,一年四季,不穿鞋袜。若穿草鞋,则称“不借”。

  草鞋,时人称之为“不借”。以贱而易敝,不借于人,故名。“其贱易得,人各自有,不须假借,因为名也。”

  左慈乃出“不借污衣”。“泥足(赤脚)污衣”,多隐居深山大泽,与野兽为伍。乃是彻彻底底的污衣。其众,多精于上古巫术,法门尤其霸道。自两汉以来,已鲜有出世。故时人知之甚少。

  临乡,蓟王都。灵辉殿,观天阁。

  此阁乃据“天圆地方”而建。圆顶、方基。虽名“阁”,实则“观”也。

  时下尖顶,有单檐、重檐之分。按形状,又可分“角式”及“圆形”。其中,角顶,有与其角数相等之垂脊,分三角、四角、五角、六角、八角等式样。圆顶,则无垂脊,尖顶由陶瓦逐次收窄。刘备取名曰:“宝顶”。宝顶式屋顶,宋时称“撮尖”、“斗尖”,清时称“攒尖”。

  观天阁,便是“重檐圆宝顶”。更有甚者,宝顶中圈,不惜工本,皆用天青琉璃拼合而成。

  漫天星河,仰头可见。

  居中置“浑动仪”。将木圣张平子所造“漏水转浑天仪”、“候风地动仪”,二合为一。乃将作寺,呕心沥血所造之大国重器。

  然却不为测量地动。只为守护王城。

  且与“以精铜铸其器,圆径八尺,形似倾樽;其盖穹隆,饰以篆文;外有八龙,首衔铜丸,下有蟾蜍承之”的地动仪,器型迥异。浑动仪周遭,立满长短不一,粗细不均,质地不同,颜色不等之“悬丝弦”。弦分“五音十二律”:“九九八十一以为宫。三分去一,五十四以为徵。三分益一,七十二以为商。三分去一,四十八以为羽。三分益一,六十四以为角。”

  弦下,另布有刻画宫城方位之“律中式盘”。律中式盘,将宫城细密分割,每根悬丝,皆指示盘中一格。可与分布于宫城相应之处的暗弦,“同类相动”。产生共鸣。暗弦如“天罗地网”,将宫城团团包裹其中。故被阁中女仙,称为“天罗陷仙阵”。

  凡有不速客,不请自来,不慎触网。浑动仪便会共鸣发音。经由器体放大后,遂被值守女仙悉知。

  今日便由天台二女仙,值夜。

  鸡鸣时分,浑动仪忽然发声。

  “律中应钟。”二女仙异口同声:“有客自西北而来。”

  须臾,浑动仪二发鸣音。

  “律应黄钟,已至正北。绝非鸟兽!”二女仙立刻警醒。乘天梯坠入飞阁,直奔北宫而去。

  众女仙亦入观天阁。接管浑动仪,追踪来客轨迹。

  “天罗阵布,尚未一用。”麻姑笑道:“今夜却不知是哪家仙门,自投罗网。”

  “天台二仙,名声不显。若不能敌,夫君危矣。”女王久居倭岛,华夏仙门知之甚少。

  西獂释比翟姜,闻言笑道:“此派成名已久。‘天台’不过化名耳。论渊源,与汉水游女相比,亦不逞多让。”

  “莫非亦是上古仙门。”饶是麻姑仙,亦未曾窥破二人真身。

  “然也。”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面包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bxiaoshuo.com/book/40650/1312/